模式与实力之间的博弈(下)——深解海澜之家模式║干货

(接上)

二、海澜之家的经营管理能力。

数据是最好的说服力工具,三个数据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1、高销售、高利润下的低效率。

以2017年举例,虽然海澜之家的财务大数据很好看,销售高达182亿元,净利润更是达到33.2亿。但是,海澜之家的年存货周转率仅1.29次,相当于279天转动一次。

 

存货周转率是最能反映一家公司整体运行效率的数据,存货周转率越高,公司投入货品采购的资金就越少,资金使用效率就越高;存货周转率越低,公司投入货品采购的资金就越多,资金使用效率就越低。

 

仅1.29次的存货周转率(最佳次数为4次,即4季每季转动一次),海澜之家公司新产品投产的动力能有多大呢?

2、惜货如金的海澜之家。

2018年半年报显示,海澜之家2018年上半年的销售额已经突破了100亿元,净利润高达20亿元,蹊跷的是,如此良好的业绩(基本面)并没有带动股价的上涨,反而导致股价持续一周的下跌,由此引发了投资界对其真实盈利能力的(一次最大的)争议。

 

争议的主要原因是海澜之家的存货减值力度。

2018年上半年末,海澜之家库存账面余额高达90.2亿元,存货减值2亿元,减值后账面价值88.2亿元,减值率为2.2%(2017年度存货减值率也是2.2%)。

 

服装行业一直有存货减值力度大是“自己打自己脸”、力度小是“耍流氓”的说法。力度多大是大并无确却标准,不过,如果库存太大又不进行存货资产减值,问题就严重多了。

 

同样作为男装品牌的报喜鸟存货减值率为17%(2017年度,下同)、七匹狼为37%,显然,海澜之家的力度要小很多。

试想一下,如果海澜之家2018年上半年的存货减值力度介于报喜鸟和七匹狼之间,按20%计,减值金额将高达16亿元,这就意味着海澜之家的净利润要少14亿元。如果真的是这样,2018年上半年海澜之家的净利润就不是20.6亿元,而是6.6亿元,这就玩笑开大了。无论净利润是20.6亿元,还是6.6亿元,海澜之家的盈利能力都值得“可疑”了。

 

3、百亿级的应付账款。

按海澜之家2018年半年报计,海澜之家货币资金64.5亿元,但同时应付款项(含应付票据、应付账款、预收款项)达到101.3亿元,应收款项(含应收票据、应收账款、预付款项)仅11.2亿元。应付款项很容易理解,就是钱没有付出去“债务”,高达101亿元的生产性资金(为主)没有付出去,海澜之家的供应商们靠什么生存呢?研发新产品的动力又从何而来呢?

看来,海澜模式下的那些合作伙伴们似乎日子并不好过。

存货周转率、存货余额、应付账款,这三个数字其实反映了同一个问题,即企业的商品运营能力,商品运营能力牵涉最终利益,将直接影响到供应商、经销商与品牌商三方的利益,这已是海澜模式当下的最大痛点。

 

三、杠杆模式下的阴影。

海澜模式的杠杆力量(整合供应商与经销商资源)和平台特征(供应商的产品销售平台、经销商的产品采购平台),都有金融属性,做好是一强则强、做不好则是一损俱损。

某种意义上讲,服装品牌并不适合采用这种强金融属性的经济运行方式(关于这一结论请仔细阅读UNIQLO、ZARA案例内容)。

服装品牌讲究产品调性,注重产品研发、注重商品企划、注重市场营销,要构建基于行业特征的核心竞争力去推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而这,恰恰是当下海澜模式所不具备的。或许,未来的突破口就在“去”所谓模式上,让海澜之家回归服装品牌的本身。这似乎很难,但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也许,在彻底搞清海澜模式后,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

 

欲了解完整的内容,请至“当当网”上购买《品牌帝国——9个时尚品牌的经营哲学》一书,书内有完整解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经营者大学堂 » 模式与实力之间的博弈(下)——深解海澜之家模式║干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