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特刊系列║中国服装品牌2016成长大纪实!(完整篇)

中国服装品牌2016成长大纪实!

一边叫好;一边唱衰的2016年,中国服装界到底发生了哪些趣事、哪些真事?还有那些热点的事、炒作的事?相信你肯定知道的不全!

我们给你另一个视角、最真实的视角,让你能相对客观、冷静、完整的了解当下中国服装行业的那点事儿……

截止到2017年1月20日,在A股上市的纺织服装公司达到83家(含过会未发行),加上在港股及美股上市的服装公司累计已过百家,因种种原因暂不能把所有上市公司的资讯做整理,本次春节特刊系列将选择部分品牌代表,按五大类整理呈现给你。

 

第一类 | 一切不尊重数据的宣传、口号、广告都是“耍流氓”!——“老字号”们

第二类 过百亿的大佬们!——“虚实”之间

第三类 | 新贵们!——突出“重围”

第四类 | “五味杂陈”的资本之路!——喜、忧、愁、动、茫的“羔羊”们

第五类 | 失意者的未来!——“梦想”在脚下

 

任何基于功利、广告、瞎扯的内容都不在我们研究与分享的范畴。我们选取部分上市公司的实战数据与社会的认同数据和大家分享。

注:

1、实战数据指经营数据;社会认同数据指公司市值!

2、下面数据以2015年度的实际经营数据为主;2016年前三季度的数据会有选择性标注。所有数据为便于阅读,尽量取整数值。

3、市值取2017年1月20日市值。

 

第一类:一切不尊重数据的宣传、口号、广告都是“耍流氓”!

——“老字号”们

雅戈尔(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358亿元)

公司总收入:145亿元,同比降8.5%。

公司总利润:43亿元,同比降38%。

其中

1、地产业务:总收入 98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 11.76%;净利润 1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733.76%。

2、投资业务:总收益 34亿元、净利润 27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 6.29%、12.46%。

3、服装业务:总收入 4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48%;净利润 6.5亿元,同比降0.23%;净利润率14.7%。

 

再其中

1)品牌服装:总收入 4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2.4%。

2)代工及其他:总收入 2.2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 13.4%。

3)其中“雅戈尔”品牌营收38亿,同比增0.88%;

4)服装板块库存18.7亿;其中雅戈尔品牌库存为 17.5亿元,同比降 7.45%。

 

另,2016年前三季度

雅戈尔服装板块:总收入29亿元,同比降5.5%;净利润3.2亿元,同比降42%!

雅戈尔的那点事儿

1、经营数据之一

专业数据:雅戈尔公司2015年度服装业务营收44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30%;服装业务贡献的净利润占公司的15%。

“群众”理解:雅戈尔早不是一家以服装品牌经营为主的公司,请不要误会他们,也希望各方“砖家”能真正读懂雅戈尔。说雅戈尔是一家区域性(宁波)的房地产公司会更恰当一些,这当然是真的。

“砖家们”一定读不懂雅戈尔李老板打造的生态圈:走在雅戈尔大道(宁波一路名)上,穿着雅戈尔的服装,走进雅戈尔小区,回家后用刚发的年终奖金购买了雅戈尔公司发行的基金……

2、经营数据之二

专业数据:雅戈尔公司服装业务成本率约35%,42亿营收消化的成本值约为14.7亿,则雅戈尔(以“雅戈尔”品牌为主)的成本“产销率”仅为45.6%。

“群众”理解:45.6%的“产销率”在中国男装界属于中等偏低的水平,可以理解成当年每卖出的二件衣服中就有一件是去年的,呵呵!

雅戈尔品牌的衬衫品类,是国内男装品牌中做得最好的,并不是给它们做什么广告,而是如此好的基础却没有得到重视,非常可惜!

无论雅戈尔如何动作,服装都不太可能成为它们的第一主业了,凭借历史地位与资源优势当下赚点钱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雅戈尔没有彻底剥离职业装制造在品牌销售中所占的比例,据非公开数据显示,雅戈尔公司是当下国内西装职业装市场最大的2B商。

杉杉(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141亿元)

公司总收入:43亿元,同比增17.5%。

公司总利润:6.6亿元,同比增90.8%。

其中

锂电池业务:营收33亿元,同比增41%。

新能源车业务:营收1.8亿元。

其他业务(含投资、类金融):营收0.97亿元,同比增40%。

服装业务:营收5.8亿元,同比降49%;净利润176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再其中

杉杉品牌:营收4.2亿元,同比降11%;净利润4860万,同比微降。毛利率约41%。

其他品牌服装:营收1.5亿,同比降50%。

 

另,2016年三季度,杉杉公司关于服装业务的经营数据披露为0,感觉像“耍流氓”!

杉杉的秘密

1、经营数据之一

专业数据:杉杉公司2015年度服装业务营收4.2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9.7%;服装业务贡献的净利润仅占公司净利的8.8%。

“群众”理解:杉杉当然也不是一家纯服装品牌公司啦!服装业务的收入占不到公司总营收的10%,郑老板怎么可能专注去做服装呢!

郑老板是有做好服装业务的情节,然而市场非常骨感,曾经多品牌发展的战略大旗在急剧瘦身,想想也是必然了——术业定有专攻呀!

和雅戈尔最大的不同是,雅戈尔的李老板靠资源做品牌赚点“小”钱;而杉杉的郑老板则想驾驭更多的品牌,陷入坑里就一定也不奇怪!

按照当下时髦的说法,一个是技术思维在做事;一个是营销思维做势,时间将是最后的试金石。

2、经营数据之二

专业数据:杉杉公司服装业务成本率约59%;按照其年报公布的销售件数、投产件数,杉杉品牌的产销率为68%左右。

“群众”理解:68%的产销率在中国男装界属于中等偏高。因为无法剥离制造业务,这个数据仅供参考,无法做出更多的解读。如果杉杉管理层无意公布此数据,就不知是忽悠郑老板还是忽悠社会,肯定不得未知了。

有心的朋友们,你们上一件杉杉品牌的衣服是什么时候买的呀?!

3、经营数据之三

专业数据:服装板块净利润1760万元,杉杉品牌贡献了4860万元。

“群众”理解:做服装还是很能赚钱的,杉杉品牌高达11.5%的净利润率还是挺诱人的,或许这才是郑老板不舍得放弃服装行业的根本原因!

绝对不是因起家、发家而继续做服装,相信老板们谈情怀就是天大的玩笑。

同时,服装行业也是“巨坑”,多品牌经营与发展对谁都是美好的杀手。这不,杉杉公司多品牌经营在15年又亏了3097万。

启示

1、“雅戈尔”、“杉杉”是中国品牌经营最早的两个服装品牌,老板都发家于此,可惜的是服装品牌都没有做强,早早退出了中国服装品牌的头部圈。但并不影响两位老板发大财,毕竟在其他行业做的风生水起,只是对他们经常在服装行业的发声感到有点“意外”!

中国有7亿左右的男性,理论上西装购买人群不会低于3亿,但是中国到目前为止既没有产生像杰尼亚那样的全球领导性高端西装品牌;也没有产生像日本青山洋服那样的领导性中低端西装品牌。粗粗按照3亿购买人群平均1000元/套/年的价格,中国仅西装一个品类就有3000亿的市场!

市场太大、诱惑也多,最值得深思的还是同样20年左右的发展时间,像UNIQLO、ZARA等都是营收超千亿的服装品牌,雅戈尔不及一个零头、杉杉更是太小了。

如果雅戈尔们20年坚持做西装,会是什么样的格局?无解的秘密!

2、当下,宁波服装界笑的最开心的一定是张江平兄弟和他们的“太平鸟”!犹如一匹黑马,“太平鸟”走到了宁波服装圈、乃至中国服装圈的最前台!宁波服装界的老大再也不属于雅戈尔们了。

 

第二类:过百亿的大佬们!

                      ——“虚实”之间

森马(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259亿元)

公司总收入:94亿元,同比增16%。

公司总利润:13亿元,同比增23%;净利润率13.8%。

 

其中

毛利率:37%,同比微增1.5%;休闲服(“森马”品牌为主)毛利率为35%;儿童服饰(“巴拉巴拉”为主)毛利率为41%。

存货:16亿元,同比增54%;存货跌价损失3.2亿元(14年存货跌价损失3.8亿),跌价计提率17%。存货周转天数80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4.5次)。

货币资金:25亿元;年初为40亿元,购买理财产品(及投资)花了约15亿元。

应收账款:16亿元,坏账计提9200万元,坏账具体率5.7%

工资:销售费用项工资3.97亿元(不含社保);管理费用项工资0.85亿元(不含社保),合计4.82亿元。工资占营收5%。

税:营业税金及附加6500万元;所得税4.6亿元。

 

另,2016年前三季度:

1、营收71亿元,同比增15%;净利润10亿元,同比增20%。

2、存货24亿元,同比增55%。

 

森马开始“发力”了!

1、过去,有一种声音说“森马”稳健,从15年度数据及16年前三季度数据看,库存的增长远远高于营收的增长,和稳健一说相差甚远……

库存高企希望森马核心决策层要引起高度重视!

2、有意思的一点,森马公司把存货跌价计提作为管理“工具”在用,不知是祸是福?每年高达17%的计提损失可不好玩,虽然在次年的销售中这些已经“0成本”的货品有实际销售可以转回,毕竟不是正统。

用财务技术杠杆来替换经营能力不足,貌似已经成为中国服装行业上市公司们的“通病”。

3、15年度森马公司成本“产销率”为78%(剥离计提值),这个数据和国际大众化定位的品牌相比就属于偏低了。

4、16年前三季度库存的增长远远高于营收、净利的增长,更要引起高度重视!

5、森马非常有钱,这是真的!最高峰时森马公司的账上叭着四、五十亿的现金。

6、无论是存货计提还是应收账款计提,都透露这一种“狠”劲。

7、森马的货品周转次数在国内休闲服中肯定是较高得了,如果库存绝对值再低点,森马就真正在发力了。

或许,是不差钱惹得祸。

海澜之家(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482亿元)

公司总收入:158亿元,同比增28%。

公司总利润:29亿元,同比增24%。

 

其中

毛利率:41%,同比微增;海澜之家品牌毛利率为41%、圣凯诺品牌毛利率为49%、爱居兔品牌毛利率为11%、百衣百顺品牌毛利率为17%。

存货:95亿,同比增57%;存货跌价损失1.6亿(14年存货跌价损失4900万),跌价计提率1.6%。存货周转天数298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1.2次)。

货币资金:79亿(年初为70亿)。

工资:销售费用项人员费用4.2亿元(含社保);管理费用项人员费用4.9亿元(含社保),合计9.1亿元。工资占营收5.7%。

税:营业税金及附加0.9亿元;所得税10亿元。

 

另,2016年前三季度:

1、营收120亿元,同比增6%;净利润24亿,同比增5%。

2、存货94亿元,年初余额95亿元。

 

海澜之家之“惑”!

1、16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66亿元;同期,公司应收+预付账款约10亿元,但是应付票据+应付账款+预收款项高达98亿元之巨,呵呵,中国服装界还有谁敢这么玩?

2、“海澜之家”一直号称以模式取胜,面对百亿之巨的库存,海澜模式有复制与推广的价值吗?请知道的告诉我们!

 

经常看到一些分析师或“伪大咖”们谈及关于库销比的值,这个库销比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海澜公司总营收158亿元中要减去18亿元圣凯诺的贡献(定制业务,应该没有成衣库存);再把95亿元的库存减去1.3亿元的原材料,则所谓的库销比为66.9%,不知道那些分析师与伪大咖们对这一指标如何解读!

特别注:我们非常鄙视一些“砖家”的伪算法,库销比在服装行业没有任何意义与作用!这个“库”是采购成本金额、“销”是公司收入,根本就不是一个财务口径,放在一起计算有什么价值?况且,这个“销”是弹性巨大的指标,受成交价格的影响太大!

按照正确的算法,158亿元营收的成本率59%约需消化93亿养的成本,最后又产生95亿元的季末库存成本,成本“产销率”是49%,这就是“海澜之家”公司的商品运行能力。了解服装行业经营性指标的读者们自然了解这个指标值的意义,只能算中间值偏低,相当于每两件售出的产品中一定有一件是老货!

3、高达298天的存货周转天数(1.2次/年)怎么转的动?看来,海澜模式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与理解的,期望周老板在2017年扛住!

安踏(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港股市值588亿港币)

公司总收入:111亿元,同比增24%。

公司总利润:20亿元,同比增17%。

 

其中

毛利率:46%,同比微增。

存货:10亿元,同比增16%;存货跌价损失590万元(14年存货跌价损失480万元),跌价计提率0.5%(可以忽略不计)。平均存货周转天数58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6.2次。要知道,2011年安踏的存货周转天数仅有38天,相当于年度存货周转次数为9.4次)。

货币资金:65亿元(年初为60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19亿元。

短期借款:13亿元。

工资:人工支出12亿,占营收11%。

税:所得税7.4亿。

 

另,2016年中报:

1、营收61亿,同比增19%;净利润11亿,同比增17%。

2、存货12.4亿,年初余额10亿。

 

安踏之强!

1、时间往前推5年,谁都想不到安踏会成为中国鞋业老大;会成为中国鞋服界老大!目前为止,安踏的市值是最高的,599亿港币换算成人民币也有520亿元以上,超过海澜之家、百丽。上面的数据明细还在默默的说明一个事实,以安踏当下的经营能力,暂时还看不到追赶者!

2、早在2011年,安踏的存货周转天数就到达38天,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说安踏老板1号投入10亿采购鞋子,下个月第8天就回笼了10亿的现金,这10亿贡献了46%的毛利率;然后再过38天,又回笼了10亿现金,同样有46%的毛利率,以此类推,一年360天能转9.4次(2015年也有6.2次)。同样,海澜之家的存货周转天数为298天,周老板就没有怎么开心了,他要298天才能收回来,一年内只能转动1.2次,这也是海澜之家应付账款类款项高企的根本原因,为了做成这笔买卖,周老板“调”动了多少资源?

3、安踏的存货周转率所对应的并不是简单的期货买断制,伴随着营收高增长自然是盈利能力超强。或许,另外两个小信息多少能看出端倪,一是人工费支出占营收的11%(远超森马和海澜);一个是安踏“奇特”的提出店铺素质这一概念,这些,都在说明安踏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

4、更不同的是,安踏几乎不对存货提取跌价损失,这也是区别与国内其他同行的一个重要差异,当然不是安踏“盲目”,而是有强大的存货周转速度做保障!

安踏,到底要安全踏步的走向何方!

拉夏贝尔(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港股市值40亿港币)

公司总收入:90.9亿元,同比增16%。

公司总利润:6.58亿元,同比增28%。

 

 

其中

毛利率:68%,同比持平。

存货:17.5亿元,同比增32%;存货跌价损失1.75亿元(14年存货跌价损失6400万元),跌价计提率9%。平均存货周转天数194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1.8次)。

货币资金:11亿元(同期为19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22亿元。

工资:人工支出19亿元,占营收20%。

税:所得税2亿元。

 

另,2016年中报:

1、营收48亿,同比增14%;净利润3亿,同比增4%。

2、存货13.5亿,年初余额17.5亿。

 

拉夏贝尔的“魅力”

1、说实话,拉夏贝尔的数据逻辑有点耐人寻味!一家营收高达近百亿的女装公司(类别头部品牌),毛利率高达68%,为什么在港股的市值只有区区40亿港币,仅35亿人民币左右!为什么?请读者朋友一起打开“脑洞”,告诉我们!

2、工资项支出居然高达营收的20%,也够神奇的!不过为什么这么高的工资没有把货品运作效率给做起来,实在费解。存货周转次数仅1.8次,也够苦逼的!

启示

1、我们衷心的愿意在不久的将来,能出现一家或一批中国本土营收过500亿的品牌、甚至有可能过千亿的品牌。不过,愿望始终是愿望,如果凭上面的数据能力,和西方那些同类品牌相比还是相差甚远!远大目标的实现之路或许会非常漫长,在同样20余年的时间里,国外能成就一批过千亿的品牌,甚至在中国市场的零售规模也由它们独占鳌头(UNIQLO2015年度在中国市场的营收就到达130亿人民币),一定不是不够勤奋、不够努力、不够辛苦!但肯定是在哪些方面存在严重“缺陷”,或许我们可以共同努力来实现这一远大梦想!

2、这四家(森马、海澜之家、安踏、拉夏贝尔)公司在2016年肯定都能过百亿营收,数据显示除安踏外另外三家的经营包袱并不轻!

找到正确的方法比什么都重要!只有多做正确的事才是王道,多看“经营者大学堂”里的内容就是正确的方法之一!希望森马、海澜、拉夏三家公司不要陷入中国式服装品牌成长的“陷阱”。

3、公司市值不能说明全部问题,但肯定是一群最聪明的人“评价”的结果,毕竟做金融的都是精英,不是真正的好公司,是不可能有金融精英“陪伴”在身边的(疯狂的2015除外),呵呵!

 

 

第三部分:新贵们

                      ——突出“重围”!

江南布衣(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港股市值35亿港币)

公司总收入:19亿元,同比增18%。

公司总利润:2.39亿元,同比增21%;净利润率12.5%。

 

其中

毛利率:62%,基本持平。

存货:4.3亿元,同比增11%;存货跌价损失1亿元(14年存货跌价损失5660万元),跌价计提率18%。平均存货周转天数210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1.7次)。

货币资金:1.6亿元(同期为1.5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4.3亿元。

税:所得税1亿元。

 

另,因刚刚上市,暂没有公布中报数据,但是有几个特殊的资讯需要分享。

1、退货率:16%。

2、直营店员工约2200人,全部劳务外包。

3、“我們產品的生命週期通常為四年”(摘自招股说明书)。

 

江南布衣的“遮羞布”

1、CIC是谁?在江南布衣的招股说明书里,有大量的资讯是出自一家简称CIC的公司所提供的。这家成立于2015年6月的有着外资背景的公司(大股东从人名看应该是一名中国人),注册资金1000万并没有实到。不知道江南布衣的夫妻老板们为什么那么相信它,几乎所有的行业信息都以它所提供为准,哪怕是错误的常识性数据!

2、江南布衣是谁?在江南布衣没有上市时,觉得它们设计师风格的产品做的不错,犹如蒙着一块神秘的“面纱”。2016年10月31日在港股以6.4元/股的价格上市,随即破发(发行时市值仅约33亿港币);也只在12月15日前后吴老板本人掏了859万买了137万股把股价弄的涨了几天,随即又跳水,在本文撰写日的价格又回到6.8元/股!按照CIC提供的数据,江南布衣品牌各项排名要么是第一、要么靠前,甚至女老板还有很多国际性的身份,貌似并没有得到香港资本市场的认同。但愿,这是暂时的。

吴老板急于增持,或许他还是香港资本市场的“新兵”,时间有的是呀!股价绝对不是自己买就能涨的上去的……

3、常规经营数据显示,江南布衣除了品牌名称较为特殊外,好像和设计师定位的诉求差之甚远,别不信?有数据为证!甚至数据结果和所陈述的观点完全相反,真有意思。

什么是设计师品牌?这句话被部分企业玩的很转,当然包括江南布衣。请问,哪个品牌的产品不是由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呵呵。

什么是设计师风格?对消费者而言,想要独特风格的产品都会有设计师风格的。如果按江南布衣所言:我们的产品生命周期为四年的话!不仅没有所谓的设计师风格而言,比其他大众品牌的产品还要大众化了。真有意思!

无论什么退货率、还是4年的产品生命周期论,走向资本市场的江南布衣已经面临规模化发展的问题了。

4、江南布衣直营市场的比例不低,共有约2200名直营店的员工;江南布衣还有一位非常有名气的独董叫卫哲(前阿里巴巴CEO),这两个信息点有什么联系呢?估计一般人肯定是想不到的!

卫哲先生成立了一家人力资源公司,江南布衣把所属于自己的2200名直营店员工的劳动关系全部转移给这家人力资源公司,再把旗下直营店需要的员工采取劳务外包的形式给“返聘”回来,呵呵,也是非常有意思的,这样做得目的是什么呢?

渴望,“万恶”的资本市场不要毁了一个刚刚进入的新兵!

太平鸟(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169亿元)

公司总收入:59亿元,同比增18%。

公司总利润:5.36亿元,同比增22%;净利润率9%。

 

其中

主品牌:太平鸟女装25亿;乐町7.8亿;太平鸟男装20亿;童装3亿

毛利率:53%,同比微增。

存货:15.1亿元,同比增42%;存货跌价损失2.4亿元(14年存货跌价损失1.8亿元),跌价计提率15.8%。平均存货周转天数171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2.1次)。

货币资金:7亿元(同期为8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12亿元。

税:所得税1.9亿元。

 

另,2016年三季报:

1、营收39.3亿,同比增4.5%;净利润2.38亿,同比降13%。

2、存货18.6亿,年初余额15.1亿。

 

无法复制的太平鸟“模式”!

1、值得服装界同行研究与思考的是,作为后来者(2001年核心品牌女装才刚刚起步),太平鸟公司仅十五年的时间就成功运作了女装品牌25亿;男装品牌20亿;乐町7.8亿;童装品牌3亿共计4个成功的独立品牌,且都是盈利的。这也是中国服装当代史上的一个奇迹!

太平鸟公司的上市,不仅成就了张老板兄弟,更造就了以陈红朝为首的一批职业经理人成为老板,陈红朝占上市公司10.34%的股权一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职业经理人(身家17亿哟)!张老板还造就了一批千万、亿万富翁!

或许,这就是模式!

2、2017年1月19日,“太平鸟”公司成功上市,,又一家中国服装企业完成了资本蜕变。有意思的是,“太平鸟”16年的同比数据并不太理想,最终还是成功IPO了,值得庆贺。

3、上市之后的太平鸟面临新的增长、新的征程!我们期待他们做得更好。

比音勒芬(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53亿元)

公司总收入:7.54亿元,同比增16%。

公司净利润:1.23亿元,同比增13%;净利率17%。

比音勒芬

其中

毛利率:61%,同比微增。

存货:1.9亿元,同比增3%;存货跌价损失213万元(忽略不计)。平均存货周转天数231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1.5次)。

货币资金:3.1亿元(同期为2.1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1亿元。

税:所得税4246万元。

 

另,2016年三季报:

1、营收6亿,同比增11%;净利润1亿,同比增8%。

2、存货2.39亿,年初余额1.9亿。

 

垂直细分的比音勒芬

1、很久之前,就传比音勒芬要上市,2016年12月23日终于在深交所成功IPO。比音勒芬的成功非常“有趣”,品牌定位是高尔夫风格;而产品定位则有明显的成熟商务男装的味道。在中国市场做高尔夫风格是否过于小众呢?可是比音勒芬仅仅12年的时间就登陆资本市场,给所有摩拳擦掌的中国服装界的中、小老板们带来更多的积极意义。

2、超高的净利率,居然达到17%,实在太牛啦!

3、年报中披露的比音勒芬公司中层(约25万/人)、基层员工(约7万/人)的平均工资也是行业中较高的。

4、有意思的是,比音勒芬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不及江南布衣,但是公司的市值却远远高于江南布衣。

启示

十几亿人口的中国市场,服装行业一定是最大的行业之一,毕竟“衣食住行”衣为先嘛!巨大的行业市场盛宴到底由“谁”来享有?是中国本土服装品牌们还是外资品牌们?暂时还无法定论。到目前为止,在中国本土市场还没有出现一家年度营收过500亿的品牌、也没有出现一家年度营收过500亿的中国本土品牌,可以说,机会与诱惑太大了。

在欧洲、北美本土,或是日本本土市场,服装市场巨大且服装品牌经营的相当成功,所在国家服装行业的老大弄不好就是首富什么的,像LV的老板、NIKE的老板、UNIQLO的老板、H&M的老板、ZARA的老板们都是。眼下的中国市场好像就是一个特例,典型的大市场小品牌行情。

 

按照中国传统文化来理解,中国服装行业过于重“术”,而忽略“道”的重要性,品牌老板过于宣扬个人的成功、过于炫耀个人的财富,在中国服装市场的竞争舞台上或许能PK掉更差的同胞,但肯定PK不掉那些“装备精良”国际大佬们。

我们深深的担忧,未来5-10年,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及更多的国外竞争者加入及加大扩张的步伐,中国本土的服装品牌只能被“挤”到三、四线甚至更低的市场,把利润值最高、最丰厚的一线市场拱手相让不说,会不会出现像啤酒、水泥行业的发展史真的不太好说。

我们期待有更多的强者们出现!

 

第四部分:“五味杂陈”的资本之路

                ——喜、忧、愁、动、茫的“羔羊”们

“喜”搜于特(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198亿元)

公司总收入:19.8亿元,同比增51%。

公司净利润:1.9亿元,同比增57%;净利率9.8%。

 

其中

毛利率:36%,同比持平。

存货:6.3亿元,同比持平;存货跌价损失2048万元(跌价计提率3%)。平均存货周转天数180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2次)。

货币资金:3.9亿元(同期为7.9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1亿元。

税:所得税7700万元。

产销率:77%。

 

另,2016年三季报:

1、营收40亿,同比增203%;净利润2.59亿,同比增75%。

2、存货10.3亿,年初余额6.3亿。

 

搜于特是谁?

1、搜于特是少有的公司名称与品牌商标不一致的公司,而且还在服装行业,令人意外。有些老板把上市行为当成广告,因为中国有1亿股民,公司上市等于精准的广告定向投放,非常有意思的认知。可是搜于特的老板就不这么认为,搜于特公司主要运作“潮流前线”时尚休闲品牌。公司业绩做的好,广不广告其实并不重要,就像搜于特的市值高达近200亿,超过了太多的服装同行!

2、年报披露,2016-2018年搜于特公司需要60-100亿的发展资金,看来搜于特开始发力了。这不,搜于特2016年前三季度营收居然翻了2倍,厉害之极!

3、潮流前线产品产销率77%,和森马相当,这个产销率并不是很高。如果真的要发力,还需要大力提升运营效率才行。

“忧”报喜鸟(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56亿元)

公司总收入:22亿元,同比基本持平。

公司净利润:1亿元,同比减25%;净利润率4.5%。

 

其中

毛利率:56.6%,同比微降。

存货:10亿元,同比降8%;存货跌价损失1.4亿元(跌价计提率11.8%)。平均存货周转天数420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0.85次)。

货币资金:2.63亿元(同期为2.39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5.2亿元。

税:所得税7600万元。

现金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负2300万;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负1亿;融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负3300万。

 

另,2016年三季报:

1、营收13.4亿元,同比降14.6%;净利润亏损1亿元,同期盈利1.6亿元。

2、存货10亿,年初余额10亿。

3、资产减值8400万(上年同期1390万)。

 

“迷途”的小鸟

报喜鸟曾经是A股市场最优质的一只服装股,07年上市至10年间发展迅速而“均衡”;自2011年“大跃进”式的发展后,到2015年营收一直徘徊在20-22亿之间,终于到2016年扛不住了,开始快速回撤!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趣闻趣事?我们拟深度挖掘这极度异常的“案例”,希望能寻找到规律,给服装同行借鉴与思考。

趣闻一:2015年报喜鸟的年报就是一份营销计划书,感觉什么都想做、什么都能做!在构想服装主业、金融主业的双主业发展战略的指引下,对小鬼网络、乐裁网络、吉姆兄弟、仁仁科技、小凌鱼金服等进行全面投资,佩服的是报喜鸟决策层的眼光,所投项目居然全部亏损,并最终也把服装主业带入巨亏泥潭。

趣闻二:2017年1月12日,报喜鸟一纸公告,宣布对公司所购店铺及房产类资产一次性减值1亿,意味刚刚开始的2017年报喜鸟的损益表已经亏损了1亿,够狠、够狠!为什么要对这些购买的商业店铺进行如此大幅度减值?这个问题很敏感、也很辣手,估计无解!无论如何,报喜鸟一定开创了A股服装类公司的奇迹——减值奇迹、对零售品牌最优质资产(商铺)的大幅度减值奇迹!从报喜鸟公布的这批购买店铺的具体位置大致分析,这些店铺的商业价值非常一般,因为都处于内地三、四线城市,还有很多店铺的产证居然没有,估计这些资产不是减值就能处理掉的,极有可能会成为一笔包袱资产。不过,一次减值1个亿也是很快能“处理”掉的,这个窟窿要通过正常经营来弥补难度不小。这不,报喜鸟又放大招了……

趣闻三:2017年1月18日,报喜鸟又一纸公告,宣布实施限制性股票激励。通常,限制性股票是上市公司最高的激励手段,远超普通期权及薪酬激励效果,致使一般上市公司慎用。

本次报喜鸟实施限制性股票激励力度之大、范围之广估计也是创了A股公司的奇迹。限制性股票通常只对核心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实施,这次报喜鸟几乎是全员(管理层)实施,尤其是这次6位获得1000万股股票的人员中,有5位属于财务或财务相关人员,不知报喜鸟葫芦里“埋着”什么鸟?难道经营业绩的改善要靠财务技术与能力?

期待公司团队能完成如此有“诱惑”力的行权条件,2年后必见分晓……

 

蹊跷的是,如此积极的信号,报喜鸟公司的股价居然一点都不给力!在公告发布之后的1月19日股价以下跌2%收盘,太多的未知……

 

“愁”卡宾(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港股市值14亿港币)

公司总收入:13.5亿元,同比增23%。

公司净利润:2.87亿元,同比增22%;净利率21%。

 

其中

毛利率:46%,同比增9%。

存货:2.6亿元,同比增160%;存货跌价损失521万元。平均存货周转天数91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3.9次)。

货币资金:5.8亿元(同期为6.7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7亿元。

税:所得税1亿元。

 

另,2016年中报:

1、营收5.3亿元,同比降4%;净利润1亿元,同比下降31%。

2、存货2.7亿,年初余额2.6亿。

 

“失意”的卡宾

2013年10月28日,卡宾完成港股IPO。

 

当时,杨老板募集到4.7亿资金,卖出去约26%的公司股权(略有超募),折算成公司市值约为18亿港币。

卡宾公司2013年营收9.4亿,到2015年营收13.5亿,增长43%;2013年净利1.9亿,到2015年净利2.87亿,增长51%。这不,三年过去了,卡宾公司的市值居然缩“水”到14亿港币!

 

按照2015年的盈利水平,杨老板要把26%约7千余万的利润分给公众股民,另在2016年中报披露公司向银行短期贷款2亿,也不知道这个帐该怎么算!到底杨老板是“赚”了还是“亏”了。

 

公司上市的目的,一方面是规范企业的发展,也有一定的社会效应;同时,还要具备再融资的价值,可是区区14亿港元的市值(市盈率仅5倍),再融资不是“贱卖”吗!估计,杨老板是很不开心的,再这么跌下去,启动私有化的念头都会有了。

 

卡宾公司的净利率高达21%,这估计在中国本土服装品牌中算是最高的了!如此高的净利率都没有得到香港资本市场的认同,让杨老板彻底醉了。

其实,对服装行业来讲,高净利率和设计师调性都是品牌规模化发展的“障碍”,或许这即是资本市场的观点,也是市场本身的规律!这不,看看2016年中报显示的数据……

“动”探路者(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99亿元)

公司总收入:38.1亿元,同比增121%。

公司净利润:2.63亿元,同比降10%;净利率6.9%。

 

其中

毛利率:23.3%,同比降51%。

存货:5.4亿元,同比增81%;存货跌价损失2亿元(跌价计提率27%)。

货币资金:7.5亿元(同期为8.7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4.3亿元。

税:所得税3900万元。

 

再其中

户外事业群营收:18亿,净利2.8亿;旅行事业群营收20亿,净利亏2285万。

 

另,2016年业绩快报:

1、营收29亿元,同比降23%;净利润1.8亿元,同比下降37%。

2、存货6.4亿,年初余额5.4亿。

 

从户外运动到产业运动的探路者!

2009年10月30日探路者公司上市。09年度公司营收仅2.9亿(同比数据仅2.1亿)。上市6年后,公司原有户外业务营收规模增长8倍,净利也同步增长8倍,不得不说是运动式的增长!

可以说,探路者即是资本红利的受益者;也是中国近些年全民运动浪潮的最大受益者!

 

显然,盛老板不满足做几件户外服装,虽然他已是中国最大的户外品牌老板!2015年前后,盛老板在构思他的新版图,参股行知探索(一家主要做商学院戈壁活动的公司)、收购易游天下,欲打造户外用品、旅行服务、大体育三大事业群,这不是运动式发展又是什么?

户外行业虽是服装产业的一个分支,但又是相对独立的一个分支,市场规模巨大。这些年,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户外活动及户外产业的增长空间吓人。可是,领头人盛老板有点“偏”心了,不知是会做大呢?还是要把手边的蛋糕拱手让给那些外资品牌们……

 

警示语:

用互联网思维做企业或品牌,是有巨大风险的!传统服装企业如果想用互联网思维做所谓的生态圈,风险会很大吗……

希望盛老板能探索出一条新路!

“茫”步森(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68亿元)

公司总收入:4亿元,同比降16%。

公司净利润:1150万元,去年同期亏1亿;净利率2.8%。

 

其中

毛利率:38%,同比增15%。

存货:2.1亿元,同比降4%;存货跌价损失7260万元(跌价计提率25%)。平均存货周转天数315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1.1次)。

货币资金:2.3亿元(同期为2.4亿元)。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6300万元。

税:所得税738万元。

 

另,2016年三季报:

1、营收2.46亿元,同比降17%;净利润亏2790万元,去年同期亏838万元。

2、存货2.1亿,年初余额2.1亿。

 

茫茫之路在哪里——步森

1、2015年,步森公司将全资子公司诸暨市步森投资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步森集团有限公司,交易产生收益4538.37万元,并最终使得15年度的利润为1150万元,才没有被ST。

2017年1月21日步森公司发布了2016年度的业绩修正报告,把截止到三季报的亏损,又通过变卖子公司和商铺的收益来填补,并最终实现2016年度的盈利!

与其说一家上市公司到了要靠变卖资产来维持“生计”,不如说是为了保住“壳”资源。事实上,步森公司近些年一直在谋求资产重组,是中国资本市场重组界的网红企业。据非正式了解,有太多的资本大鳄对步森公司的“壳”资源虎视眈眈。期待,步森公司在2017年能成功转型,毕竟服装太难做了。曾经的“大杨创世”,或许就是步森公司最好的对标!

2、步森公司的业绩很不理想,可股价一直挺给力,“值得”卡宾公司的杨老板研究与琢磨。

3、2017年,万一步森公司重组不成功,不知还有什么资产可以剥离或变卖的?值得担忧。

第五部分:失意者的未来

                      ——“梦想”在脚下

仍在“下行”—美邦(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A股市值125亿元)

公司总收入:62.9亿元,同比降4.9%。

公司净利润:亏损4.32亿元,去年同期盈利1.46亿。

 

其中

毛利率:44%,同比微降。非常奇怪的是,从2008年到2015年的8年间,美邦的毛利率都在44%-45%之间,无论库存多高?或每年库存处理的力度有多大?毛利率就是稳定在44%左右,很难理解。

存货:18.7亿元,同比增29.8%;存货跌价损失4亿元(跌价计提率17.9%)。平均存货周转天数169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2.1次);存货周转天数从2007年的69天,一路攀升到2015年的169天。

产销率:产销率65%(按数量计)。

货币资金:11.9亿元(同期为14亿元)。

短期借款:12.75亿,去年同期为7.78亿。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5亿元。

税:所得税3亿元。

财务费用:1.17亿,近5年每年的财务费用都超过1个亿。

 

另,2016年三季报:

1、营收47.1亿元,同比增8.7%;净利润亏1.54亿元,去年同期亏1.77亿元。

2、存货20.6亿,年初余额18.7亿。

 

处在“下行”通道中的美邦

1、看近三年美邦的财报数据着实令人痛心,真的越来越差。

曾经,美邦也是辉煌的。如果仅选择一个时点,2011年就是美邦发展历史的转折点,是所有问题积累到不得不爆发的转折点。其实,早在2008年起,美邦的库存就在激增,几乎每年新增50%库存,到2010年库存更是离谱的激增280%(同比增约3倍)。面对如此恶化的经营形式,美邦的决策者在后期的处理上是招招皆错,以致深陷亏损的泥潭。如果把时间再往前推,美邦出现经营拐点的历史可能还要更早……

2016年第四季度又将是美邦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必须要在这个季度盈利超过1.54亿才有可能让2016年度实现盈利,才不会被ST。

参考15、14两年第四季度的盈利状况看(这两年第四季度都是亏损的),16年第四季度要想实现大幅度的盈利是很艰难的,除非有大招……

2、美邦的银行贷款太高!银根一旦收缩将不堪设想。每年公司的财务费用高达1亿之巨(主要是贷款利息),这要吃掉多少利润呀!感兴趣的读者朋友可以按照5-7%的融资成本(已经是最低的了)算算美邦每年的贷款额度有多少?!呵呵。

3、作为大众休闲服定位的品牌,产销率仅有65%,就不是一般的低了。

期待美邦能重新审视自己,彻底丢掉包袱,找到问题所在,并扎扎实实的做好一切工作。

遗憾的是,美邦仍处在下行通道中……

即将“上行”—李宁(截止2017年1月20日,公司在港股市值99亿港币)

公司总收入:70.8亿元,同比增5.3%。

公司净利润:6160万元,去年同期亏7.4亿;净利润率1%都不到。

 

其中

毛利率:45%,同比微增。

存货:9.5亿元,去年同期为11.2亿;存货跌价损失1.69亿元(跌价计提率15%)。平均存货周转天数103天(相当于存货周转次数为3.47次)。

货币资金:18.1亿元(同期为10.3亿元)。

借款:5.6亿,去年同期为8.5亿。

应付账款及票据及其他应付:17.56亿元(同期应收账款高达14亿,也是不可思议)。

税:所得税7300万元。

财务费用:1.3亿,去年同期1.4亿。

 

另,2016年中报:

1、营收35.9亿元,同比微降1.2%;净利润1.48亿元,去年同期亏24万元。

2、存货10.2亿,年初余额9.5亿。

即将“上行”的李宁

这些年,李宁的确沉下去了,如果再沉下去一些或许会更好!

面对亏损或自身经营环境恶化,李宁处理的力度与勇气要比美邦强很多,感觉李宁是真的想脱困、而美邦却一直想证明什么!

李宁品牌曾经影响到几个年代的消费者,真诚的期待李宁品牌再次好起来。虽然15财年及16中报李宁的营收、利润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但李宁真的找到自己的方向了吗?

我们拭目以待!

2017年春节系列大事件

2016年中国服装界,发生了很多大事:

——最令人兴奋与为之点赞的当属太平鸟公司“超级皇帝”级的经理人——陈红朝的成功。随着太平鸟公司的上市,陈红朝身价高达17亿之巨,不仅远超很多老板,甚至超过了刚刚上市的江南布衣老板娘!

——有深陷困境与迷茫的“失意者”的故事!

——有渴望引起关注的老字号的声音!

——还有一批积极向上营收已过百亿之巨的本土大佬!

——当然,还有各类万象……

我们期待万象更新!

从春节前(2017年1月23日)到今天,我们共发布了8篇2017春节特刊,共选取16家最具代表性的中国本土服装品牌,分五大系列呈现。

当下的中国服装市场,做品牌有太多的杂音与诱惑;各种想法与观点甚多,到底是在帮助大家还是误导企业,无法结论。智者只有选择,只是代价太大罢了。

这次春节特刊系列我们把这16家最具代表性的服装品牌的核心经营数据摘录出来,让大家真实了解这些品牌们的具体经营成果,再结合自己的判断做思考不是更好吗!

当然,这16家公司都是上市公司,大部分都是入选我们“案例”模块的分析品牌,在“案例”中我们有更全面、深度的分析、观点与结论,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订阅后阅读。

对于每位服装人而言,崭新的2017年早已启动,我们真诚的期待所有的中国服装品牌都能收获满满的2017。

 

“经营者大学堂”运营

2017年2月10日

本文经作者独家授权,抄袭属于侵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经营者大学堂 » 春节特刊系列║中国服装品牌2016成长大纪实!(完整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