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选政协委员、裸辞公司职务、连续亏损三年,周成建要把美邦带向哪里?║冷眼看市场

落选政协委员、裸辞公司职务、连续亏损三年,周成建要把美邦带向哪里?

 

2018年1月24日,新华社发布的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名单,周成建落选!

注:以下内容摘自美邦服饰2012/2015年报——“周成建先生,48岁,中国国籍,浙江大学EMBA,全国政协委员(十二届)、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浙江商会会长、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现任本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因2016年周成建裸辞,2016年报则没有披露他的信息)

2018年2月28日,美邦服饰发布2017年业快报,初步核算,美邦公司2017年度亏损3亿,这已是经营性连亏三年!

注:2018年2月27日,美邦服饰发布公告称,出于谨慎性原则,将对2017年计提4.5亿资产减值,涉及存货、应收账款及长期待摊费用。这可能是出现连亏三年的主要原因。

2016年11月22日,周成建辞去上市公司(美邦服饰)的一切职务!

注:以下内容摘自美邦服饰的官方公告——“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总裁周成建先生提交的辞职报告,为更好地专注于集团整体业务发展工作,周成建先生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其所担任的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门委员会的委员职务,并同时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周成建先生的辞职申请自辞职报告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辞职以后,周成建先生将不在本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前面两件事,都是刚刚发生的。

落选全国政协委员,估计周成建不太愿意,毕竟他视为最大对手的邱光和(森马公司的老板)继续连任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着实让人不甘。

 

不过,从今天看,周成建带领的美邦要想赶上邱光和的森马,似乎很难。

2018年2月28日,森马公司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初步核算该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20亿,是美邦的2倍左右(美邦为64亿);净利润11亿,是美邦的n倍(美邦为亏损3亿)。

 

更夸张额是,截止2017年底,森马公司资产高达百亿(100.9亿),而美邦公司的净资产仅28亿,相差近4倍

 

更更夸张的是,森马公司偏偏在业绩快报里加了这样一句话“报告期末,公司财务状况良好……资产负债率较低”。这是一句气死人的大实话,相信道理你懂得,周成建更懂得。

 

落选全国政协委员,也是没得办法的事,毕竟“人家”不选你,呵呵。可是,企业连亏三年,就太令人费解了。

在2016年报披露时,周成建有过一段反思的话很有“哲理”,大意是:现在已经很差了,相信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现在,一年又过去了,情况并没有出现质的转变,最起码和周成建说的并不一样。

 

因2015年出现首次亏损,如果2016年度继续亏损,按照规则,美邦服饰将被带上“ST”的帽子,显然周成建不愿意干。于是,2016年,以挪腾大法变卖了部分资产,使得美邦公司账面出现了盈利。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周成建理应痛定思痛,2017年度要甩大招才行,但,最终结果是,2017年度美邦服饰实际经营性亏损高达3.3亿(扣非净利),仅仅减亏35%,连亏三年。

注:2016年度美邦公司变卖资产,周成建本身就是买方的股东,此类信息美邦公司都有披露,这种方式多多少少有点“常在湖边走”的意思,所以,称之为挪腾大法。

 

前面说过,周成建不是裸辞了公司的所有职务吗?为什么还要他痛定思痛呢?

 

当然,这是周成建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他本身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辞不辞去上市公司的职务并无实际意义。事实上,周成建的这套以退为进的打法,如果万一成功了,还真的又能创造一个商业奇迹。

然而,好事往往事与愿违,最起码,对周成建和他的美邦如此。

注:了解2016年那场股灾前后故事的朋友,对周成建为什么要裸辞应该会有了解,网上能查到相关背景资讯。

因美邦公司没有正式官方披露、澄清,我们也不再做出更多的解读,只是,美邦公司这样的处理方式,会给市场、社会留下一些不必要的猜测与遐想。

周成建在正式宣布裸辞前,在一次著名的商会论坛上(网上能查到)说,裸辞是为了推出下一代,事实上,胡佳佳(周成建女儿,现任美邦服饰公司董事长、总裁)接班一年来,无论是社会媒体、甚至美邦公司内部的官方新媒体上都没有看到一篇有关针对她的报道,反而周成建本人比以往更多次的出镜。

 

纵观美邦公司的发展,尤其擅长营销。

过去,市场没有开悟,营销功效奇佳无比。现在,一着不慎,是否满盘皆输不好说,最起码会成为江湖大忽悠。

 

元宵节前一天,美邦公司在其上海总部召开2018新年会议,本属于非常正常的一次内部会议,因周成建的会议讲话稿外传,又成功的实施了一次营销。

 

这是一份由公众号“上海浙江商会”转发的文章,虽然这是一个专门宣传浙商的社团公号,如果没有授意,应该不会发这种纯属企业内部会议的文章,如果你感兴趣,看看这个公号的历史所发文章便知。

营销也就罢了,关键是文中内容令人“刮目相看”。

 

第一张图片中。

周成建说“一年跑了近百个城市,考察了近千个商业项目云云”。

稍有商业逻辑的人,都知道,哪怕一年全勤无休,也不可能做到能跑近百个城市、考察近千个商业项目。就算能做到,也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

 

假设,周老板是一位神人,做到了一年“百城千项”的考察,肯定能发现很多问题。企业经营,不怕有问题、就怕发现不了问题,美邦公司之所以连续两年出现经营性亏损(2015/2016),肯定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被周老板发现了,必然能得到有效的解决,按理,2017年的经营应成效显著才对,但,事实又会怎样呢?

继续看下一张图片。

 

第二张图片中。

周成建说“前一百家导入……实现了单店可比50%左右的增长,从12月以来保持大两位数增长……让人鼓舞、让人感动”。

 

如果果真如此,真的会让人鼓舞,这肯定是周老板辛苦巡店所带来的积极成果,周老板说的是真的吗?

估计,2017年美邦公司的业绩快报,周成建没有细看?

 

根据业绩快报初步披露,2017年第四季度(10-12月)美邦服饰销售收入20亿(全年66.4亿-前三季44.4亿),同比仅增长11%

这个全年最高的同比增长,显然不应景周老板的即兴讲话……

注:有两个隐藏信息值得关注。

第一个是,毫不夸张的说,2017年冬季气温是老天送给所有服装企业的巨大红利——几乎是近十年来最冷时长的一个冬季,产品“押”准了的品牌,生意都好的不要不要的。

像森马公司第四季度的增长率为12.4%(也不是很高,但这是百亿体量下的增长率),其他更多的上市公司因没有披露业绩快报,只有等2017年报披露后知晓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虽然第四季度仅11%的增长率并不是很高,但相对全年而言,也算不错了,只是没有周老板的数字那么狠……

第二个是,周老板作为上市公司美邦服饰的实际控制人,如此直白的讲公司未经合规渠道披露的业绩信息,应属不当。

 

第三张图片更有意思。

这家叫赢商网的媒体报道:美邦服饰在2017年12月23日,迎来100家门店同日开业的盛况。

能有100家店开业当然是一个好事,问题是,要把这100家分布在不同城市的店,聚集在一天内开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也是没有必要的事。

 

100家店,意味着可能有100位经销商老板(当然也可能全部都是直营店),每家店都是一个独立核算主体,如果要将这100家店集中在一天开业,要协调的无聊的事太多,且绝大多数毫无意义。

为什么不遵守商业规则,让准备好的店先开,没有准备好的店继续准备呢?

显然,又是营销脑筋在作怪。

 

第四张图片的内容更有意思。

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连亏三年,周老板依然自信十足,3、5个亿的利润,周老板根本没看在眼里,虽然面对的是2017年的3亿巨亏!

美邦到底亏在哪里?估计周老板本人并没有搞清楚。

 

周老板到底要把美邦带向哪里呢?

仅有上面的信息似乎很难判断,不过,下面的内容,就比较有意思了。

 

如果说,周老板的新年讲话内容是基于内部鼓励的话,这家叫《国际金融报》的媒体就是“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可爱的小孩子了。

 

《国际金融报》于美邦公司年会的第二天,即3月2日元宵节发表了这篇标题为“美邦净利下滑超900%亏3亿,不走寻常路,到底怎么走?”的文章(网上能查到)。

写这篇文章的小编是花了一点心思的,难能可贵的是还做了市场调查。作为外行(姑且把他当成非服装行业人士),他所看到的东西,一定是周老板看不到的。

 

如他所说,美邦公司在上海运作的这两家店(南京东路店、五角场店),根本不是周老板所说的那样。

不可否认,周老板的开店能力很强,问题是,当下时代,开出一两家店连开始都不好说,更何况那些所谓的远大梦想?

 

不知道周老板有没有说过“学到他们的长处,我们就有机会在中国超过他们”这番话,不过,我们觉得,周老板首先要超过的目标,既不是“老对手”森马,更不是ZARA们,而是他自己。

注:

1、2018年春寒,春装很难旺销。周老板眼中的对手们(ZARA、UNIQLO们)早已针对春装大打折扣,甚至它们的夏装新款都已上市。

简单看看美邦的真实营销能力,3月初的上海,春寒料峭、寒气袭人,但对服装品牌而言,毫无疑问已经进入到春装销售的尾声。美邦五角场店策划的促销活动居然是猜灯谜赢折扣,作为消费者,到你这里来买衣服,要绕圈子猜灯谜,猜中才有折扣,这到底是哪和哪呀?

一则季节已到,这种绕圈子般的促销活动根本没有实质性意义;二则猜灯谜是应了元宵节的景,但是,猜灯谜和春装、春季、春天毫无关系,春天是绿色的,满店铺的“红红火火”,生意有怎能做成红红火火呢;更重要的是,周老板口口声声要和国际接轨,要在中国超越ZARA们,人家没有民俗化,完全按照商业规则在运作品牌,倒是美邦更接地气,只是,这个地气接的有点太不走寻常路了。

2、2017年度出现经营性亏损,主要原因是一笔高达4.5亿的巨幅资产减值,姑且相信是出于谨慎性原则,追求所谓的财务稳定,但是,减值力度和减值范围似乎“出卖”了一切。减值力度之大和减值范围之广,几乎和谨慎性财务原则毫无关系,为什么要这样?等其2017年报披露是再一窥端倪吧。

 

温馨提示:

对“老板私塾”和“经理人商学院”感兴趣的读者朋友,请查询2017年12月所有周六、日所发的内容。

 

“经营者大学堂”运营

2018年3月7日

本文经作者独家授权,抄袭属于侵权

 

注:鉴于微信公众号菜单只能放置30篇文章,本公众号所有历史文章均到www.xuetangchina.com上查阅;或直接百度搜“经营者大学堂”进入网站查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经营者大学堂 » 落选政协委员、裸辞公司职务、连续亏损三年,周成建要把美邦带向哪里?║冷眼看市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