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2、3亿的净利润,为什么一家公司市值85亿;另一家公司市值仅15亿?║冷眼看市场

注:本文的两位主角,一位是最热网红“江南布衣”;一位是过气小生“卡宾”,有关它们的深度资讯,本公号有很多专题文章,感兴趣的读者自己找来研究吧。

文中的部分结论,会颠覆一些常识,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都是2、3亿的净利润,为什么一家公司市值85亿;

另一家公司市值仅15亿?

 

最热网红品牌“江南布衣”2017年9月18日,发布最新年报(跨年度结算周期),披露公司净利润为3.3亿。

 

随后,“江南布衣”股价一扫前期“颓势”,进入快速攀升周期,短短半年时间,股价翻了2倍多,截止本文完稿日(2018年3月9日,下同),“江南布衣”市值已到85亿(港币)。

注:2018年2月28日,“江南布衣”发布半年报(2017年7月1日-12月31日),公司净利润3.1亿,同比增长28%,一扫吴老板一肚子“火”。要想知道这股“火”是什么?要么留言后台获取答案、要么查找我们的历史文章寻觅答案。

 

“过气小生”品牌“卡宾”2018年2月14日,发布最新年报,披露公司净利润为2亿,同比增长11%。

 

“卡宾”的股价似乎并没有劲头,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很长时间,继续不温不火的保持着“良好的体型”,截止本位完稿日,“卡宾”市值仅14.6亿(港币)

注:有趣的三点小料,1、“卡宾”的年报中,配了一张杨老板(“卡宾”老板)的艺术照,欲说还羞般卖着小萌,不知道投资人(者)看了是什么味?2、显然,杨老板喜欢料,9号签发的年报,非要等到2月14日才披露,不知道想搞什么灰机?3、“过气小生”之所以加了双引号,还是期待杨老板能像“江南布衣”吴老板那样,能甩出大招,给自己一个交代。吴老板增持自家的股票就大赚了一笔,杨老板似乎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因为杨老板也花了9230万回购自家的股票。

 

如果仅从净利润的角度,仅仅差1亿左右,反应在市值上的差异,为什么会那么大?

 

显然,这这中间肯定有问题,我们来简单的“扒一扒”。

 

先看“卡宾”。

“卡宾”最新的数据是,2017年度,营收下降6.2%(10.8亿),毛利额下降3.3%,但,净利润却“逆势”上扬11.8%,达到2亿。

 

按常规理解,净利润出现较大幅度增长(像“卡宾”更难能可贵,因之前一直在下降),股价理应上扬。但是,“卡宾”的股价却逆势微降,这到底为什么呢?

 

在“经营者大学堂”的历史文章中,有专门介绍有关影响“净利润”的文章,如果你还记得(或者本身就懂得),请回想一下。

请问:

影响净利润的要素有哪些?

 

没错,很简单,影响净利润的要素无非就是——营收、成本、费用及其他。看看损益表的公式就知道了。

 

等一等,根据这个公式逻辑,好像,“卡宾”的数据有问题耶?

因为,“卡宾”的营收在下降、毛利额也在下降,为什么利润反而上升了呢?

 

唯一的正确解释,就是费用要出现大幅度下降,降出足够空间,才能“实现”上面的这个净利润同比增长达到11.8%。

 

好,那就看一看“卡宾”的费用到底是怎么下降的?

2017年度,“帅哥卡宾”销售费用下降4.3%(实际支出是1.53亿);管理费用下降35.5%(实际支出是1.25亿),合计总费用下降7600万。

但是,净利润仅仅增长2100万,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结果!

 

扣除税收不可控因素,这中间,会不会还有其他黑洞在吞噬“卡宾”的利润?

注:说一个认知颠覆。

常识理解,费用下降是利大于弊的,因为费用下降,说明公司的管理比较给力,是效率更高的一种体现,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先告诉你结论——当然不是!

公司经营,费用的高低,本身是没有参照的,费用主要是要合理,专业讲是要有匹配性(“经营者大学堂”的历史文章有专文介绍,感兴趣自己找来一读吧),就是和公司的经营要匹配。往大里讲,比如公司做一个重大战略投入(无论是固定资产投入,还是经营费用投入,如大额广告),可能会影响当期利润,不过没有关系,只要结果能成就行,所以,有时看似投入很大,但并不影响公司价值(此类最典型的就是京东,过去京东投入很多钱在物流建设上,造成长期经营亏损,但是公司的价值却节节攀升);往小里讲,就是和公司当期营收、成本等指标是“良性”匹配,能符合公司的市场定位。所以,费用不能太低,如果太低,体现当期净利润会很高,但是,因为太低与定位不匹配,可持续性肯定没有。

费用太低,不仅很多活干不了,优秀的人也找不到,这又怎么能做到可持续性发展呢?

反应在股价上,肯定是跌,而不是涨!“卡宾”就是最好的案例。

经营费用出现7600万的巨幅下降,对一家年度营收不过十亿级的企业来说,着实太恐怖了,对公司影响深远,像仅设计部门一项就裁员58人(从133人裁到75人),希望杨老板齁住2018。

 

费用下降和净利润之间的关系好像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呢?

 

当然有:

1、2017年度,“卡宾”存货周转天数已经达到220天,比上一年增长增加40天。

注:存货周转天数的增长,就是货品运行效率的降低,这,肯定会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效率,自然,也会潜在影响公司的净利润了。

2、2017年末, “卡宾”存货3.3亿,同比增长2.7%;其中,存货减值3383万,大幅增长156%。

注:可不要小看这2.7%的增长,因为是建立在营收下降6.2%的基础上。这符合上面的数字结论,也会潜在影响公司的净利润(会如何影响呢,请独立思考一下)。如果存货减值和去年力度一致,库存增长率还会更高,可能会多“贡献”点质量较差的净利润。靠谱的讲,结合存货周转天数,存货减值的幅度应该还要大幅度增加才“对”,如果那样的话,净利润就更难看了。

3、2017年末,“卡宾”银行贷款2.88亿,同比增加126%;利息支出1655万,同比增加183%。

注:利息多增加1千多万,当然是“吞噬”净利润的黑洞洞了。

 

再说“江南布衣”。

“江南布衣”的数据很好,2017年度(截止6月30日)实现营收23.3亿,增长22.6%;净利润3.3亿,增长38%。

 

唯一不合适的数据是存货周转天数,仍然高达214天(同比增加1天)

 

说句实在话,“江南布衣”的确奋发图强,吴老板老口子卯足了劲,不仅业绩好的杠杠的,年报撰写的也非常漂亮,比起“卡宾”的年报,不知道好的哪里去了(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呀,“卡宾”的年报写的太漏了)。

 

同是设计师品牌,相对“卡宾”,“江南布衣”的高市值真的不是“吹的”,有几个小数字值得关注:

1、在“粉丝经济”策略的帶動下,二零一七財年零售店舖可比同店增長達到8.0%。这可是一项非常不错的成绩。

 

2、微信互動營銷服務平台帶來的會員消費增加,二零一七財年,我們會員所貢獻的零售額佔我們零售總額為62.6%(二零一六財年: 56.7%)。

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我們已經擁有會員逾2.0百萬個(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逾1.2百萬個),其中微信帳戶數逾1.5百萬個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逾720,000個),於二零一七財年,本集團的活躍會員賬戶數目(活躍會員為最近12個月內任意連續180天內有2次及以上消費的會員賬戶(去重))逾26萬個(二零一六財年:逾19萬個),二零一七財年購買總額超過人民幣5,000元的會員逾11.8萬個(二零 一六財年:逾9萬個),其消費零售額亦達到人民幣14.0億元(二零一六財年:人民幣10.8億元)。

这个数字更厉害。

 

3、“江南布衣”的经销商店的销售增长为22.3%,低于线上渠道的增长率(31.1%),但高于直营店的增长率(21.5%),是非常不错的。

估计,“卡宾”的杨老板看到的话,会羡慕死,因为这个数字“粉碎了”他的经营信心,别人家的经销商店在增长,他家的却在严重下降……

 

4、2017年7月1日-12月31日的半年,“江南布衣”营收增长26%,达到16.5亿;净利润增长36.8%,达到3.1亿。且存货周转天数大幅度下降20多天天,为174天。

 

这半年,“江南布衣”已经远远的甩开了“卡宾”几个星球……

 

这就是,看似非常接近的净利润额,但市值却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原因了。

 

温馨提示:

对“老板私塾”和“经理人商学院”感兴趣的读者朋友,请查询2017年12月所有周六、日所发的内容。

 

“经营者大学堂”运营

2018年3月14日

本文经作者独家授权,抄袭属于侵权

 

注:鉴于微信公众号菜单只能放置30篇文章,本公众号所有历史文章均到www.xuetangchina.com上查阅;或直接百度搜“经营者大学堂”进入网站查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经营者大学堂 » 都是2、3亿的净利润,为什么一家公司市值85亿;另一家公司市值仅15亿?║冷眼看市场

相关推荐